為什么粉絲們會不惜錢財甚至走上犯罪道路?

  • 檢察日報
  • 2019-12-27 16:26:50

“直播間的小姐姐們,長得又美,聲音又好聽……”某直播平臺的主播讓18歲的肖某著迷。肖某沒有工作,身無分文,卻想在直播平臺“揮金如土”刷禮物、打賞。為了這份虛榮,他先是小偷小摸,后又實施詐騙,最終落入法網。日前,肖某因涉嫌詐騙罪被江蘇省蘇州工業園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一審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

像肖某這樣的粉絲絕不是個例。2017年以來,僅蘇州市檢察機關就辦理了涉粉絲經濟亂象案件17件23人,涉及盜竊、詐騙、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故意殺人等罪名。

粉絲沉迷直播“特權”走上犯罪道路

2019年3月,剛成年的肖某,從四川老家獨自一人到蘇州打工。過慣游手好閑生活的肖某,根本吃不了苦,沒過多久便辭職了,一直躲在狹小昏暗的出租屋里看網絡直播。

肖某觀看的某直播平臺設有貴族會員,分為勛爵、男爵、子爵、伯爵、侯爵、公爵、國王等不同級別,對應享有各種特權,等級越高,特權越多,也就越受主播關注。當然,這些特權是需要金錢支撐的,粉絲必須花錢開通會員,最低級別的會員年費也要3000元,而最高級別的國王會員年費則高達45萬元。

為了在直播世界獲得更多的滿足感,肖某開始頻繁給女主播刷禮物。在送上價值520元或1314元的虛擬禮物后,膚白貌美、身材姣好的女主播會用甜美的聲音回復一聲“謝謝哥哥”,這成了肖某快樂的源泉。可是沒有收入來源的他,很快就入不敷出。

于是,肖某開始小偷小摸,他在網吧趁他人熟睡之際,盜竊了一部手機,事發后被公安機關行政拘留12天。但這也滿足不了他“打賞”的需要,于是開始行騙。

2019年7月的一天,肖某結識了被害人李某,閑談中得知李某在支付寶借唄以及微信微粒貸欠下了不少錢,很是發愁。肖某信誓旦旦地對李某說,支付寶、微信系統存在漏洞,自己可以通過修改數據的方式幫其償還欠款,前提是需要李某先支付一定的手續費。就這樣,短短一周的時間,肖某利用各種借口,騙取了李某10余萬元。

肖某還不是最極端的粉絲,據了解,蘇州市吳中區檢察院辦理的賈某故意殺人、放火案中,賈某為了在某直播平臺充值,在跟母親借錢未果之后,竟持刀將母親殘忍殺害。后經司法鑒定,賈某患有精神分裂癥,屬限制刑事責任能力人,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

平臺、網絡推手、“大V”偽裝重重

侯某是一名資深網民,2014年,他成為某網絡游戲論壇“時尚消費&格致生活”版塊的版主,平時在論壇內發布很多關于豪車、古董收藏、名表評鑒等主題帖,并多次表示自己在業內具有較高知名度,展示自己應邀出席各種名表相關沙龍、晚宴的經歷。

為了進一步包裝侯某,該論壇專門發布一篇名為《時間的領主——人物志:“表帝”》的人物介紹,吸引大波粉絲關注。當網友提出自己對名表的需求時,侯某會以“專業視角”推薦。漸漸地,“表帝”侯某成為論壇網友心中的手表權威。

收獲眾多粉絲信任后,2015年,侯某開始幫網友代購各式名表。但是從2016年上半年開始,侯某的“交貨速度”明顯慢了下來,直到9月的一天,突然銷聲匿跡。論壇粉絲互相詢問才發現,沒收到手表的大有人在。

公安機關很快將侯某抓獲歸案。原來,論壇里光鮮的“表帝”在現實中早已落魄不堪。侯某雖然從事過鐘表行業,但在業內的認可度并不高,早在代購之前,就已欠下數十萬元債務。為了填補資金窟窿,侯某開始大量收取粉絲的代購費用,用于償還個人債務以及消費。直至案發,仍有多名被害人既沒有拿到手表,也沒有收到退款。最終,侯某被法院以合同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

論壇版主侯某是直接上陣騙粉絲錢財,而微博“大V”高某則利用自己的影響力為騙子發布詐騙信息,當起了詐騙犯罪的“推手”。

高某是個“90后”,一直懷揣創業夢,渴望發家致富。大二那年,他做起了微商,但生意并不理想。為吸引客戶,他花錢請“微博大V”幫忙推廣。經過“大V”的一番推廣,生意比以前好了不少。

“肥水不流外人田,何不自己當‘大V’,自己給微商店鋪推廣呢?”嘗到甜頭的高某開始注冊微博、構思靚麗的昵稱、購買僵尸粉、找“大V”幫帶……經過一番操作,高某的兩個微博號分別收獲了幾十萬粉絲,不少商家主動找他推廣,甚至有人私信向他買號。同時,一些詐騙廣告商也找上了高某,開出每條1000元、存留50分鐘的誘惑條件,讓其幫忙發布詐騙類信息。

“我覺得被騙的人不會太多,而且金額也不大。廣告的價格比較高,掛的時間較短,可以在短時間內獲利。”就這樣,高某懷著僥幸心理,先后10余次幫助不法分子發布詐騙廣告,使得不少粉絲上當受騙。小木就是被騙粉絲之一,因深信高某推送的兼職廣告,被詐騙分子以各種理由騙取了10萬余元。

高某最終因犯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1萬元。

加強平臺管理、嚴打網絡犯罪,粉絲也要留幾分清醒

為什么粉絲們會不惜錢財甚至走上犯罪道路?

肖某詐騙案的承辦檢察官李東山認為,“空虛、寂寞、獨身是一些直播平臺玩家的主要特點,他們在現實生活中無法獲得滿足,就希望通過在虛擬世界包裝自己,贏得更多關注。這可能是他們沉迷于直播平臺的重要原因。”正如被告人肖某交代的:“直播間的小姐姐們,長得又美,聲音又好聽,給她們刷禮物的時候,她們還會跟我說話。”李東山建議粉絲追星要理性,而直播平臺也應當加強監管,堅守行業底線,嚴格依法依規經營;此外,要完善相關法律法規,探索建立用戶實名制和主播黑名單制度,健全完善直播內容的審核、監管制度和對違法有害內容的查處措施。

而對網絡博主、“大V”利用影響力“亂帶節奏”,甚至違法犯罪的行為,賈某故意殺人、放火案的承辦檢察官朱媛媛認為,網絡并非法外之地,每一名網絡用戶尤其是“大V”應對自己發布的信息承擔法律責任。她建議社交平臺應該建立發言審核機制,對“大V”發布的廣告類文案進行重點審核,嚴格限制并全天候監測。高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的承辦人袁燦華建議,建立營銷號廣告分析大數據平臺,強化對“粉絲經濟”中欺詐行為的研判,并為被害人提供清晰明確的舉報、維權路徑;司法機關、網信等部門要加強協作配合,加大網絡犯罪打擊力度。

侯某合同詐騙案承辦人孫興峰認為,遏制網絡犯罪,司法機關、網信等部門必須重拳出擊、打防結合、標本兼治。他建議公安機關強化利用大數據對犯罪信息的篩選研判,并積極強化與網信、金融監管、檢察、法院等單位的工作協作,提升打擊精準度。在重拳出擊的同時,要注重事前預防,加強以案釋法,通過各種形式向公眾宣傳防范網絡犯罪的知識。

蘇州大學傳媒學院副教授陳一認為,粉絲尤其是青少年喜歡參與“打賞”活動,但是板子不能都打在青少年身上,網絡平臺和某些媒體在某種程度上扮演了“推手”“誘餌”和“教唆”的角色。他建議,可對直播平臺、主播采用積分制管理,進行全程式、伴隨式管理,壓實平臺方責任,引導其打造正能量“網紅”。

分享到:
?
  • 至少輸入5個字符
  • 表情

 

總編信箱:gd#igdzc.com 法律支持:廣東新建律師事務所 劉海 律師

粵ICP備18023326號-36未經授權不得鏡像、轉載、摘抄本站內容,違者必究!Copyright 2016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廣東之窗 版權所有


股票什么趋势说明要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