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文學維權為何困難重重?侵權行為向隱蔽化發展

  • 上觀新聞
  • 2020-04-27 11:44:26

“我的作品每天定時發布更新,5分鐘內,盜版網站就會同步更新正版內容。”網文作家“會說話的肘子”很無奈,“剛開始寫小說時,忍不住搜索書名的詞條,結果一打開搜索引擎,竟看到數以萬計的盜版內容。”

4月26日是第二十個世界知識產權日。根據艾瑞咨詢中國網絡文學盜版損失模型最新核算數據,2019年中國網絡文學總體盜版損失規模為56.4億元,同比下降3.3%,總體損失延續下降態勢,但降速放緩;其中PC端網絡文學盜版損失規模為17.1億元,呈現較大幅度縮減,移動端盜版損失規模為39.3億元,同比上升10.4%,呈現出明顯的反彈跡象。

“我們能做的就是不斷提高維權質效,與侵權方賽跑。”閱文集團法務總監朱睿龍公布了一組數據:去年閱文總計下架侵權盜版鏈接近2000萬條,較2018年翻一番;每年處理侵權案件近2000起,其中約70%涉及信息網絡傳播權侵權。“但中小型盜版網站打擊困難,加上網絡文學跨境維權艱難,令行業版權保護困難重重。”

盜版向移動端侵權轉移

“早幾年有說法,網文正版讀者只占百分之五。”寫小說《贅婿》時,網文作家“憤怒的香蕉”曾深受盜版之害,他一更新完,就有人在《贅婿》百度貼吧里放盜版章節,“一個起點中文網,有成百上千的盜版網站在上頭吸血”。后來,他忍無可忍,連發了三篇文章批駁這種現象,在貼吧里禁止盜貼行為,得到不少書友支持。“然而也出現了各種奇怪的現象,有人建立了‘贅婿DT(盜貼)’吧、‘贅婿連載’吧繼續盜版,最糟糕的時候,還有人找到了不知什么樣的途徑,將通往‘贅婿’貼吧的鏈接直接跳轉到‘贅婿DT’吧。”

除了網絡盜版外,“會說話的肘子”還曾在書店發現過盜版書籍。“更惡劣的行為是,我在發新書《第一序列》前,提前15天向讀者預告;結果正文還沒發布,盜版網站注冊了這一書名,以劣質內容填充其中,偽裝成我的書來誘導讀者閱讀,給作者聲譽造成了一定影響。”

數據顯示,去年全年網文行業因盜版損失56.4億元,盡管與2017年的74.4億元、2018年的58.3億元相比,總體損失呈逐年走低趨勢;但在業內看來,2019年下降幅度已然放緩,需要行業保持高度警惕性。

“尤其是移動端侵權,帶有明顯的反彈跡象,因為伴隨用戶閱讀行為習慣向移動端遷移,眾多侵權盜版方也愈加重視移動端市場。”朱睿龍介紹,從盜版平臺的發展趨勢來看,2014年至今,網絡文學侵權盜版行為由PC端不斷向移動端轉移,“中小型盜版網站通過移動端的搜索引擎、瀏覽器入口、應用市場,以及H5小程序、社交媒體、營銷自媒體等多種形式傳播,是移動端侵權盜版行為的主要表現形式”。

中小型盜版網站難以清理

去年,經閱文舉報,兩家盜版網站“筆趣閣”和“菠蘿小說網”被關停。其中,公安機關在對“菠蘿小說網”偵查過程中,還發現了犯罪嫌疑人同時經營的其他5個侵權網站,總計傳播閱文版權作品超過十萬部,點擊量近8億次。“就像打地鼠,打掉一個筆趣閣,又出現一個新的。”朱睿龍說,目前已有大批大型盜版網站被關停,但作為長尾的中小型盜版網站一時難以清理,反而借助搜索引擎、盜版閱讀軟件、小程序等渠道不斷發展壯大。

朱睿龍介紹,從案件數量的增長和對行業的影響來看,不正當競爭類案件也越來越值得關注,尤其是愈演愈烈的攀附式虛假宣傳行為。此類侵權行為最初發生在游戲領域,主要表現為使用知名作品名稱,在搜索引擎平臺為與該作品毫無關聯的游戲產品鏈接設置關鍵詞,或在搜索引擎平臺上將其游戲產品鏈接展示在知名網文作品名的搜索結果中,甚至優先于正版小說及其改編作品鏈接,誤導相關受眾點擊,從而以低成本在短時間內截取大量用戶流量。“這種侵權方式已經從游戲領域擴散至影視、動漫和數字閱讀等更多IP產生和開發的相關領域,已經成為當前行業發展最快、影響最廣的侵權模式。”

在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法研究所副所長、副教授鄭璇玉看來,當下的網文盜版已經形成產業鏈:專業化盜版網站通過技術手段或者“盜打”方式,獲取正規網絡文學站點不斷更新的正版內容,盜版網站以搜索引擎、瀏覽器主頁為推廣途徑,引導用戶點擊,從而獲取網絡流量,同時在閱讀和下載頁面內嵌廣告,賺取巨額廣告收入。最后,搜索引擎、廣告聯盟與盜版網絡文學網站按照一定比例共享灰色收益。

“網絡文學如今是很多文化產業增值的來源,盜版無疑會打擊創作者的積極性。從創作源頭上影響行業的創造力發展,擾亂行業秩序與生態環境。”鄭璇玉說。

侵權行為向隱蔽化發展

體系化、規模化的利益鏈條,是網文侵權盜版行為難以根除的主因。“侵權行為向隱蔽化、地下化發展。”據朱睿龍觀察,盜版網站運營者通常將主要人員及服務器設置于境外,以逃避監管;另一方面,盜版內容借助移動端互聯網技術發展,通過搜索引擎、聚合轉碼閱讀軟件、小程序等渠道快速傳播,形成盜版產業鏈條,使得追責困難。

同時,隨著網文出海的發展,也有大批境外文學翻譯類網站,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大量翻譯國內網文,以謀取網站流量、廣告收入和經濟收益。以閱文旗下海外門戶起點國際(Webnovel)排名前100部熱門翻譯作品為例,在海外用戶流量排名前10位的盜版文學網站中,對這些作品的侵權盜版率高達83.3%。“保守估計,某知名歐美地區網站依靠上述侵權模式,每年可獲利數千萬美金。”朱睿龍說。

據了解,目前原創內容平臺主要通過發函投訴、民事訴訟、行政舉報等多種方式打擊侵權盜版行為,但效果有限。朱睿龍介紹,企業方通過監測投訴雖然在短期內可以取得一定的限流效果,但侵權方僅需對鏈接地址進行細微調整即可讓侵權內容恢復上線。“而我們需要以極快的頻次,不斷反復投訴下架侵權鏈接,才能達到一定的市場凈化的效果,從長期看依然是‘治標不治本’。”

以游戲領域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為例,在業內看來,維權難的原因在于,此類侵權行為所承擔的法律風險相較其收益而言過于輕微。由于在侵權損害或獲益方面的舉證較為困難,通常單案判賠金額僅在5到10萬元不等。“去年閱文處理的同類案件數量近500起,對平臺來說,大量的維權投入卻并未起到遏制侵權行為蔓延、為業務發展清除障礙的預期效果。”朱睿龍認為,當前行業版權保護工作面臨許多新的困境,亟待政府主管部門關注和指導,“也期待相關規章制度的進一步落實以及司法判賠力度的加強。”(張熠)

分享到:
?
  • 至少輸入5個字符
  • 表情

 

聯系郵箱:553 138 [email protected] 法律支持:廣東海新律師事務所 劉海濤 律師

粵ICP備18023326號-36未經授權不得鏡像、轉載、摘抄本站內容,違者必究!Copyright 2016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廣東之窗 版權所有


股票什么趋势说明要上涨